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加入收藏
首 页矿业要闻综合研究法规探寻案例分析技术交流矿业市场矿业论坛
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首 页 >> 矿业论坛  >> 正文
区块链视角下的矿业权流转大数据交易制度研究
 
发布时间: 2017-12-08  【 字体:   关闭窗口

 要:目前的矿业权交易市场和制度存在如政府角色不明、矿业权出让制度不协调等问题。区块链技术与法律制度的结合,将形成严密的制度铁笼,可以提供技术动能。区块链与矿业互联网相辅相成,前者可提供技术支撑,促进新型矿业权交易体系的建设,后者可提供市场和应用背景,实现技术价值。区块链技术将形成数据铁笼,有利于形成深度融合、双向流动、开放扁平的矿业权交易系统。矿业权交易区块链仍处于实践探索阶段,不可操之过急,应借助矿业互联网带来的机遇,逐步探索其应用。矿业权交易区块链不仅面临技术层面的风险,还面临着监管治理层面的风险。二者兼顾才能有效保障各参与主体的利益。

关键词:区块链技术数据铁笼矿业权交易

 

 

改革开放近40年来,我国经济总体处于高速增长状态,而且由于我国还处在由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转型的过程中,我国对矿产资源的需求不断增加。同时,由于经济体制的制约,我国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粗放式的生产方式,加剧了我国经济增长对矿产资源的依赖程度。尽管可以利用国际市场来满足我国不断增长的对矿产资源的需求,但随着我国矿产资源需求量的不断增加,大宗矿产资源的国际市场价格急剧上涨。因此,大力开发国内矿产资源的市场,既可以减轻我国经济增长对国际市场的依赖程度,又可以降低我国所需的大宗矿产资源的国际市场价格。在当前大数据技术和区块链技术日益发展和成熟的背景下,开发国内矿产资源市场的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利用先进的技术,降低国内矿业权市场的交易费用,提高矿业权交易的效率。因为这有利于我国矿产资源的勘探、开发和利用。矿业权交易费用的高低不仅与矿业权及其交易的性质有关,且还与矿业权的交易制度有关。而矿业权的交易制度又需要立足于矿业权及其交易的特殊性。本论文立足于区块链和大数据技术,利用区块链技术为基础与大数据相结合形成的数据铁笼对矿业权交易的各个环节进行铁笼式监管,以降低矿业权交易费用,提高矿业权交易效率。

 

一、矿业权交易中存在的问题

矿业权市场体系的培育与完善是实现我国矿产资源合理勘探、开采和有效利用的重要途径和举措,而培育与完善矿业权市场体系,则需要建立合理的矿业权交易制度,以降低矿业权市场的运行费用,提高矿业权市场运行的效率。如果矿业权交易制度不合理,矿业权交易的费用高昂,矿业权市场体系就难以有效运转,从而就不能发挥其在配置矿产资源方面的基础性作用。然而,目前的矿业权交易市场和矿业权交易制度均存在一些问题。

(一)矿业权交易市场存在的问题

矿业权市场是指以探矿权和采矿权为交易对象和服务对象的各种社会关系的总和。矿业权市场由主体、客体和中介机构三大要素构成。矿业权市场的主体是矿业权人,客体要素为矿业权,中介机构包括矿业权资产评估、储量评估、投资评估、各种信息咨询机构等。三大要素的有机结合构成矿业权市场体系。矿业权市场交易是指在公平竞争的市场上,通过公开竞价方式让渡和放弃矿产资源勘查和开采的权利,一种是指所有权主体将矿产资源的勘查开采权利让渡给其他主体的交易行为,即“出让”,形成一级市场;另外一种是指矿业权人通过市场的交易行为来让渡矿业权,即“转让”,形成二级市场。我国矿业权市场分为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一级市场是指各级国土资源主管部门依据法定权限,通过审批、招标、拍卖、挂牌等形式,将探矿权、采矿权出让给矿业权申请人。一级市场具有垄断经营性质,矿业权呈纵向流通。二级市场是指已经取得矿业权的单位和个人,通过市场途径,将矿业权让渡给新矿业权人的各种社会关系的总和。二级市场即矿业权在经营者之间的平行转移,表现为经营者之间的交易行为,具有经营性质,矿业权呈横向流通。我国矿业权市场是以矿业权招标、拍卖、挂牌为主要交易方式的市场,在规定的交易程序和准入条件下进行流转,制定交易规则,减少市场交易风险,规范市场交易行为。目前我国矿业权市场可以概括为垄断竞争性市场,一级市场的垄断经营在市场的初步发育阶段保证市场发展的稳定性,二级市场的竞争取得方式保证市场发展的活力和深入。在我国,应该说矿业权二级市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流转的矿业权市场。目前,矿业权交易市场存在如下一些问题:

1.政府在矿业权市场中的定位特殊,极易造成争议

在矿产资源开发管理中,政府一方面代表国家行使矿产资源的所有权人的权利,通过收取资源税、资源补偿费、价款等实现国家所有权的收益;另一方面又对矿产资源的开发利用、环境保护、生产安全等方面负有行政管理的职责,被形象地比喻为“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在法律上,政府与矿业权人之间具有一般意义上的横向的、平等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同时还具有政府与矿业权人之间纵向的、不平等的管理关系。李显冬等指出,政府既作为国家代表行使着矿产资源所有人的相关权利,又代表国家行使行政事务的管理权,造成其成为公权力和民事权利的双重代表身份。

2.矿业权市场出让主体和招拍挂出让方式有待规范

矿业权一级出让市场政府采取招拍挂方式,使国家投资收益最大化,从市场经济角度看,比较能体现公开、公平、公正原则。招拍挂方式是有其分别适用范围和条件的,应该加以选择使用,对矿业权出让全部实行招拍挂,有可能造成矿产品价格市场传导机制失灵,影响市场的调节效果。实践中,有的地区不分情况,一律以招拍挂方式出让矿业权,忽略了高风险矿产勘查的风险性。张新安认为,探矿权交易风险大,在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很少用招拍挂的方式出让探矿权。同时曾绍金指出,从2003年到现在,矿产品的价格变化很大,招拍挂在实施过程中出现的最大问题是地方政府追求出让价格越高越好,这实际就是政府参与矿业权经营盈利的实质,而后果是加大了投资风险。我国现在对矿业权实行风险分类分级管理,由于对矿业权出让的一级市场主体规范欠缺,很多情况下难以避免招拍挂带来的隐性投资风险

3.矿业权转让市场隐形交易普遍,易引发“炒矿风”

我国矿业权转让市场普遍存在“隐形”转让问题。我国尤其是一些乡镇矿山企业一般通过承包方式来引入民营资本,承包人向政府、村委会交承包费或管理费;有的矿业权人用矿业权与经营权分离方式,如托管、委托经营、出让坑口等方式进行运作;有的在不变更采矿权人名称的情况下改变经济类型或者投资人,从而规避转让审批。这些既存事实表明,已经形成矿业权转让,但是管理部门缺乏对这些行为的监管和处罚手段。随着国家对矿业秩序整顿力度加大,安全、环保方面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已将注意力由开矿转为“炒矿”,由此引发“炒矿”风。

4.矿业权市场交易平台建设滞后

我国矿业权交易平台的建设起步于2001年,主要为大部分省区建立的矿业权出让交易大厅,已建立的矿业权交易中心主要采用公司制和事业制形式。经过十余年的发展,虽然情况有一定的好转,但是各交易中心的管理制度仍存在明显差异,相关管理制度建设比较滞后,如交易服务费用标准、交易信息发布、交易统计数据等缺乏同一性规范。但是,随着投资主体向多元化转变,矿业勘查开发投资人选择项目呈现异地流动的特征。因此,对发布的矿业权信息范围要求增大,对矿业权交易中的信息服务格式标准化要求提高,对交易统计数据呈全国性的要求。在实际工作中,某些地方反映,由于缺少交易平台,交易周期增长,交易信息难以常态化公开管理,在二级市场转让的矿业权,很多情况是双方交易后才由国土资源厅审批,从而出现了倒卖矿业权的现象,国家利益难以保障,矿业权交易秩序混乱。上述事实表明,我国缺乏全国性的矿业权交易场所或者信息发布平台,矿业权出让转让和可供勘查开采的矿产地信息量少、覆盖面小、渠道不畅、透明度不高、这些问题的存在也显示了我国的矿业权中介机构缺乏信息咨询服务能力。

5.缺乏综合性矿业权中介机构

目前我国的评估机构制度也不够健全,在市场应用中出现很多问题。例如,有的地方矿业权设置不够合理,较小的矿业权在市场交易时,没有标准界定,评估价格难以与市场价格接近,易造成主观抬升矿业权价格,实际操作难;矿业权评估定价受多种因素影响,目前实行的评估方式不能适应市场发展的需要,某些探矿权获得成本低,利润空间巨大但是,在市场价格大幅上涨时,评估结果有时偏低,不能起到投资或者出让定价的参考作用;矿业权评估机构行业规范不健全,对矿业权评估师等资质人的法律约束不够,导致弄虚作假行为的产生。

(二)矿业权交易制度存在的问题

1996年,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修正)》(下文中均简称为《矿产资源法(修正)》)对我国矿业权法律制度进行了修改和完善,删除了采矿权不许转让的条款,增加了探矿权、采矿权(统称为矿业权)有偿取得并依法转让的相关规定,为矿业权市场的建立和运行提供了法律保障和依据。1998年,《矿产资源法(修正)》的三个配套法规《矿产资源勘查区块登记管理办法》、《矿产资源开采登记管理办法》、《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同时发布实施,标志着我国矿业权制度和一个新兴的矿业权市场的初步建立。2003年6月,国土资源部出台的《探矿权采矿权招标拍卖挂牌管理办法(试行)》,推动了矿业权市场向更深层次发展,矿业权市场在发挥对矿产资源优化配置方面的作用越发明显。近年来,随着矿产资源价格的不断攀升,公益的、商业的勘探投入不断增加,矿业权出让和转让的数量也越来越多,矿业权交易越来越频繁,矿业权市场不断扩张。然而,由于矿业权及其交易的特殊性,矿业权交易的费用很高。正是因为高昂的交易费用,许多互利的矿业权交易要么没能达成交易合约,这不仅使矿业权没有有效配置,而且阻碍了矿产资源的投资、勘探和开采的专业化发展;要么达成交易合约的费用十分高昂,这就降低了矿业权对社会的价值。由于交易费用的高低与交易合约的选择或曰交易制度有关,因此,如果能通过一定的交易制度安排,把矿业权交易的高昂费用降下来,那么不仅有利于矿业权的交易,实现矿业权的有效配置,促进矿产资源的投资、勘探和开采的专业化发展,而且节省矿业权交易费用本身就增进了矿业权对社会的价值,提高了社会福利水平。当前,矿业权交易制度存在的问题如下:

1.矿业权出让制度不协调,市场配置资源功能不强。目前,符合招拍挂要求的矿业权(一般指低风险矿种)均进入了市场,申请在先(高风险的矿种)和协议方式(特殊情况)的矿业权尚未进场交易统计。尽管国土资源部出台了《关于进一步规范矿业权出让管理的通知》(国土资发[2006]12号)、《国土资源部关于建立健全矿业权有形市场的通知》(国土资发[2010]145号文)等文件明确了矿业权出让制度,但是从市场的角度及出让制度的完善性看,依然存在以申请在先、协议方式、招拍挂方式出让矿业权,形成内在的影响市场建设的供需矛盾问题,无法凸显市场配置资源功能。

2.矿业权审批发证的协调机制不够顺畅

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通过市场方式公开出让矿业权后,在办理矿业权登记手续时,需要有关部门出具意见,有的部门审批环节多,效率低,有的存在部门之间关系不顺、相互推诿,未能及时做出相关行政许可,影响了勘查许可证、采矿许可证的颁发进程。同时一些地方矿业权出让与土地使用权出让不衔接,出现用地难,甚至引发违法使用土地的情况。普遍认为“买矿容易办证难”,给矿业权市场的建设造成了影响。

3.矿业权市场体系建设不完善

各级矿产资源交易平台的机构体制不统一,彼此没有隶属及业务指导关系,而地(市)级交易机构的法规政策及人员配置基础普遍薄弱,这不仅难以保障现代矿业权市场体系在地市的构建、发展和完善,从长远看更不利于省乃至全国的矿业权市场交易平台建设的一体化和规范化。

4.缺乏专业性的矿业权设置研究机构和矿业权市场研究机构

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依赖地质勘查单位设置矿业权的现象严重,对矿业权有计划投放调控不够,出让工作准备不充分。随着中国经济建设的强势发展,对基础建设所需的矿产资源需求日益突出。矿业权设置不科学、不合理,伴随产生了国土资源部《关于进一步治理整顿矿产资源管理秩序意见的通知》(2001年)提到的大矿小开,一矿多开,小散乱、非法开采等一系列违规违法问题。由于不能准确预测市场与矿产品的需求关系,导致不能准确按市场需求投放矿业权。缺乏从资源、资产、资本等角度专业分析矿业权市场属性的矿业权市场研究机构,给矿业市场的建设提供参考不足,影响了信息的收集,不利于决策层对矿业市场的掌控。

 

二、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据铁笼规制矿业权流转的优势

区块链技术具有严密的的系统性和逻辑性,其与法律制度的结合,将形成严密的制度铁笼,对于规制矿业权交易中的问题可以提供技术动能。区块链与矿业互联网相辅相成,前者能为后者提供技术支撑,促进新型矿业权交易体系的建设;后者能为前者提供市场和应用背景,实现技术价值。

(一)区块链技术简介

2012年,比特币的创始者中本聪发表了一篇名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的论文,从此区块链技术开始进入国内外学者的视野。作为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和基础架构,从狭义上来讲,区块链是一种将数据区块以时间顺序依次相连形成的一种链式数据结构,并利用密码学技术实现数据安全传输与访问的分布式账本。区块链技术最大的特点是去中心化。其在节点无需相互信任的前提下,通过采用分布式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点对点传输和智能合约等技术,即可实现可信任的点对点交易,从而为解决目前依靠中心或者第三方机构普遍存在的高成本、低效率和信息安全等问题提供了切实有效的技术方案。区块链被认为是推动新一轮技术产业革命到来的突破性技术。区块链最先的应用是实现货币和支付手段的去中心化,试图脱离本质为国家信用担保的法币体系,建立新的数字货币体系,如比特币的开发与应用。继比特币提出后,其他基于区块链的加密数字货币,如莱特币、狗币、瑞波币等数百种加密数字货币也相继出现。在金融领域,跨国大型金融集团诸如纽交所、花旗、纳斯达克等都在2015年以创投的形式进入了区块链领域,如分布式账本初创公司R3CEV的区块链金融项目,目前已吸引了包括摩根大通、汇丰、高盛、摩根斯坦利等25家跨国银行集团的加入。由于区块链具有数据的透明性和可靠性,其应用也从单一的货币向不同类型的资产进行延伸,试图通过以创建资产价值的形式记录每次资产的交易,从而实现更宏观地对整个市场的去中心化。其具体应用包括智能合约、智能资产、去中心化应用、去中心化自治企业等。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开放、智能和共享与矿业互联网的理念相吻合,业界普遍认为其在矿业互联网中的应用将有效支撑多类型矿业系统的开放互联和多用户的广泛深度参与,通过共同维护可信任的分布式账本,能够实现未来矿业系统交易中能量流、信息流和价值链的有效衔接。区块链技术核心功能就是不依靠中心或者第三方机构,保障数据的真实可信,打破信任壁垒,极大降低了业务开展需要支付的信任成本,促进业务的高效开展。区块链的技术特征与矿业互联网的理念吻合,使区块链有潜力成为未来矿业互联网中重要的技术解决方案之一。

(二)区块链技术将形成数据铁笼

区块链去中心化数据存储的模式与技术,使其天然地包含透明性与可追溯性,因此其形成的数据铁笼十分适用于对认证及交换等原先需要第三方进行组织及担保的场合。区块链在机制上能够实现可信任与自组织,因此不需要第三方机构的存在,对“互联网思维”下的未来矿业系统中具有重要意义。具体而言,在矿业系统及排放的计量认证、能量及其衍生产品的市场交易、多矿业系统形式多主体的组织协同、矿业系统融资等方面将发挥巨大作用。

计量认证是矿业互联网实现开放与公平的重要基础。矿业互联网涉及到广泛繁杂的市场交易,除现有的能量交易之外,还可能涉及辅助服务、排放等交易甚至金融交易,因此需要可信任的计量以及权威的认证。区块链的分布式的“记账”的原理以及全系统公共认证在机制上保证了数据不能进行私自篡改,保障了计量和认证的权威性,因而能够在矿业互联网的计量和认证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例如,区块链能够为绿色证书或碳排放配额提供公证、公开的计量平台,能够被用于矿业互联网中进行跨矿业系统的计量及认证。区块链还能为智能电表或电力系统PMU的数据提供记录平台,能够通过公共验证机制降低坏数据比例,保障数据可信度。市场交易是矿业互联网生态化的主要手段。建立多方位的市场机制和创建多元化的商业模式,促进各矿业系统主体的广泛参与和公平竞争是矿业互联网生态化的重要体现。未来矿业互联网的交易是多元化的,而区块链在交易方面的应用具有独特的优势。首先,区块链中所有交易的清算由系统中的所有节点共同分担,无需中心化的交易机构组织,极大降低了交易成本;其次,区块链中信息可以实现公开透明,并且真实可信,能够实现信息的对称性以及市场的有效性;再次,区块链中每一个节点都备份了系统中的全部数据,交易记录无法被篡改,形成了数据铁笼保证了交易系统的安全可靠;最后,在区块链中可以签署智能合约,将在条件达成后强制自动执行,保障了合约的执行力与可靠性,有利于交易市场的公平可靠。例如,随着售电市场的改革,基于区块链的电力零售商与发电厂商双边交易将更加高效透明;分布式新矿业系统的渗透使传统的用户实现从消费者到生产消费者(Prosumer)的转变,基于C2C的能量微交易也可以在区块链交易平台上实施。除能量交易之外,区块链的公开透明也将保障辅助服务交易、碳交易等的高效执行。

区块链本质上是分布式数据库技术,数据库中存储的对象不仅可以是比特币等“价值”量,还能能够存储其他需要进行注册、认证、追溯、交易或共享的量,例如所有权、生产流程、控制信号、版权甚至健康档案。矿业互联网是集成能量、信息以及价值的网络,其中信息流和物理流深度融合、双向流动,开放扁平的矿业系统将孕育自由多元化的矿业系统及其衍生产品市场,进而带来复杂多元的“价值流”,区块链能够在能量、信息以及价值三个方面支撑矿业互联网的运行。对于能量流,除了传统的电力系统中的电力流,还融合了热、气等多种形式的矿业系统,打通各种矿业系统形式的壁垒,实现多种形式矿产品的融合与协同需要去中心化的调度协调平台,而区块链可靠的数据系统与认证机制能够将不同矿业系统中的能量的计量统一化、交易标准化,为打破多矿业计量壁垒,实现多矿业系统协同等提供支撑。

 

三、矿业权交易区块链发展相关建议

目前来看,矿业权交易区块链在全球范围内仍处于实践探索阶段,矿业系统行业及各有关企业不可操之过急,应借助矿业互联网等新兴市场带来的机遇,逐步探索其应用。矿业权交易区块链不仅面临技术层面的风险,还面临着监管治理层面的风险。二者兼顾才能有效保障各参与主体的利益。

(一)出台矿业权交易区块链的相关扶持政策及治理措施

国家和矿业监管部门应尽快建立健全矿业权交易区块链的相关扶持政策、技术路线以及治理措施,支持矿业权交易区块链的发展。制定矿业权交易区块链的技术层面和监管法规层面的治理规则,确保矿业权交易区块链健康发展。

(二)加快关键核心技术攻关,组织开展矿业权交易区块链应用示范

加快共识机制、智能合约、分布式存储、数字签名等核心关键技术的攻关,研究安全策略更新、系统更新、数据结构更新等问题,研究数据加密和认证机制,为区块链技术在矿业互联网中的应用提供安全保障。针对区块链技术在矿业互联网中的应用场景,开展可行性研究,研究应用区块链技术进行矿业互联网价值传递、决算审计、电力结算等问题,探索形成矿业权交易区块链的应用推广模式。

(三)制定矿业权交易区块链的相关标准

由国家和矿业监管部门统一制定矿业权交易区块链的规范和标准体系。结合电力、石油、天然气以及交通运输网络等各行业标准体系,在通用区块链的标准基础上,完善融合后纳入到矿业权交易区块链的标准体系当中。建议从基础标准、支撑技术、可信和互操作、业务和应用、信息安全五个方面考虑,建立矿业权交易区块链的标准体系框架。

(四)建立矿业权交易区块链的投资效益评估机制

建议构建矿业权交易区块链的投资效益评估机制,从而对区块链在矿业互联网中的投资、建设、运营和效益进行科学准确的评估,以此作为引导,优化后续区块链在矿业互联网中的建设应用。同时建议在开展投资效益评估时,综合考虑各参与主体的价值,从而充分调动各方对矿业权交易区块链投资的积极性,促进矿业权交易区块链的发展。

 

 

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开放、智能和共享与矿业互联网的理念相吻合,其在矿业互联网中的应用将有效支撑多类型矿业系统的开发互联和多用户的广泛深度参与。矿业权市场是市场化配置矿产资源的主要场所,应该利用大数据和区块链技术对逐步成熟的矿业权市场作进一步改革和完善,将重点放在从技术层面设计好矿业权交易的法律制度。

 

 

参考文献:

[1] 曾绍金:《探矿权采矿权市场建设理论与实践》,北京中国大地出版社2003年版。

[2] 翁春林:《我国矿业权市场存在问题初探》,载《中国矿业2012年第3期。

[3] 李显冬刘志强:《公权“守护”下的矿业权流转》,载《中国改革2012年第3期。

[4] 谭明军谭旭红:《关于矿业权拍卖的几点思考》,载《煤炭经济研究2011年第5期。

[5] 张新安:《市场经济国家探矿权市场建设的经验》,http//www.lrn.cn/figures/expertpaper/200508/t2005083093359.htm访问日期:2017年11月9日。

[6]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国土资源事件改革发展三十年》,北京地质出版社2012年版。

[7] 黄霞范豫:《关于我国矿业权一级市场机制的思考》,载《湘潮2011年第9期。

[8] Satoshi Nakamoto SBitcoina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J]Consulted2009

[9] Asaph AAriel EThiago Vetal. Med Recusing block chain form edical data access and permission management[C]Proceedings of 2016 2n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Open and Big DataViennaAustria2016

[10] 李经纬,贾春福,刘哲理等:《可搜索加密技术研究综述》,载《软件学报2015年第一期。

[11] 隐藏在数字货币身后的力量——浅析区块链技术应用场景http//mingin.baijia.baidu.com/article/228350访问日期:2017年11月12日

[12] 林华,王勇,帅初等:《区块链:技术驱动金融》,北京:中信出版社2016年版。

[13] 张宁王毅康重等:《矿业互联网中的区块链技术:研究框架与典型应用初探》,载《中国电机工程学报》2016年第15期。

[14] 颜拥,赵俊华,文福拴等:《矿业系统中的区块链概念、应用与展望》,载《电力建设》2017年第2期

[15] Ron DShamir AQuantitative analysis of the full bitcoin transaction graph[M]BerlinGermanySpringer Berlin Heidelberg201357-59.

[16] 李彬,张洁,祁兵等:《区块链需求侧资源参与电网互动的支撑技载《电力建设2017年第3期。

 

(本文荣获“国际矿业大数据应用制度研讨会”征文优秀奖)

来源: 矿研会秘书处    作者:段济秦    责任编辑:莫婷婷 张苏男   共浏览 1944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Copyright 2012 版权所有 贵州省法学会矿产资源法学研究会   贵州贵达律师事务所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黔灵山路世纪金源国际财富中心A栋14层  垂询热线:0851-85950369  网站备案:黔ICP备10200913号-1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0851-85706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