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加入收藏
首 页矿业要闻综合研究法规探寻案例分析技术交流矿业市场矿业论坛
用户 密 码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首 页 >> 矿业论坛  >> 正文
矿业权流转中涉及个人信息的大数据保密制度研究
 
发布时间: 2017-12-07  【 字体:   关闭窗口

1引言

矿产资源属于一种不可再生的资源,针对矿业权的流转,作为矿产资源所有者的国家作了严格的规定,其中包括矿业权一级市场矿业权的出让和二级市场矿业权的转让。一级市场矿业权的出让,是指由国家由国家通过如招标、拍卖、协议等方式,将探矿权与采矿权出让给其他主体。二级市场的矿业权的转让,则是取得探矿权或采矿权的矿业权人在法定条件下,以出售、作价出资、合作、重组改制等形式将其探矿权或采矿权让渡于他人。无论是矿业权一级市场矿业权的出让,或者是二级市场矿业权的转让,必然会涉及到矿业、矿业权申请人、双方买卖等重要信息,并应该得到充分的保护。但由于相关法律法规对矿业权流转过程中涉及的个人信息缺乏具体的实施细则以及全国性矿业权流转交易平台的缺失,这些都使得重要个人信息在现实交易中遭受不同程度上的泄露,并造成不可估计的损失。特别是在当今大数据背景下,互联网的共享链接、数据流通前所未有,“泛在网”(ubiquitous network)成为人们收集与传输信息的有效渠道,个人信息的传输周期缩断,个人信息安全会遭受到更严重的侵害。然而,关于矿业权流转中涉及信息泄露的国内研究是非常少的。本文将在大数据背景下,分析国内矿业权流转中个人信息保护的现状,并针对矿业权流转中个人信息的保密制度与存在问题的进行探讨,同时借鉴大数据背景下欧盟、美国、新加坡等域外对个人信息保护的规定,试图从立法和实践的角度发现更多的解决途径并提出相关可行性建议, 促进更为完善的矿业权流转中个人信息保密制度的建立,以更好地保护矿业权流转中的个人信息,减少甚至防止信息泄露造成的严重后果。

 

 

2矿业权流转中涉及个人信息探讨

2.1矿业权流转的概述:

矿业权流转指的是在矿业权市场中,不同的民事主体之间发生的相互让渡探矿权与采矿权的矿业权交易活动。矿业权流转中不同的民事主体也就是常说的矿业权主体,其中只要包含转让方和受让方,矿业主题可以是国家、企业和个人。矿业流转权中客体是矿业权本身,探矿权的标的物是特定的区域,采矿权的标的物是特定区域中的矿产资源。矿业权流转在我国民法中是属于他物权的流转,并不改变矿产资源的所有权。矿业权流转作为民法中的物权交易行为,因此它必须服从国家的法律条文的规定必须依法流转。然而在我国实现矿产资源国家所有权的重要途径是矿业权流转,它能够满足建立市场经济的地质勘查工作运行机制。矿业权的流转方向可以是企业和国家之间进行流转,也可以是企业之间进行流转。但是矿产资源产权交易形式又分为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矿产资源产权同资源所有者进行第一次分离就是矿产资产产权的一级流转同时形成的市场称为矿业权一级市场。是由国家垄断的,充分体现了国家的利益每个国家的政府对于矿业权的规定都不相同,主要采取协议、招标、拍卖、计划交易等形式。多种方式并存,互相补充,根据每个国家的实际情况配套组成矿业权一级出让市场的基本框架体系。矿产资源产权同资源所有权第一次分离后在不同经济主体之间的流转称为二级流转,也就是所说的矿业权的二级市场。矿业权二级市场里面,矿业权人法定条件下,以将其探矿权或采矿权让渡于他人采取出售、作价出资、合作、重组改制等形式。我国颁布的《矿产资源法》第六条明确规定:“探矿权人有权在划定的作业区内进行规定的勘查作业,有权优先取得勘查作业内矿产资源的采矿权。探矿权人在完成规定的最低勘查投入后,经依法批准,可以将探矿权转让他人。已取得采矿权的企业,因企业合并、分立与他人合资、合作经营,或者因企业资产出售以及有其他变更企业资产产权的情形而需要变更采矿主体的,经依法批准可以将采矿权转让他人采矿。”从规定中可以看出,通过合法的形式可以将已获得矿业权的法人企业通过交易的形式进行转让,从矿业权主管单位来是一种矿业权授予关系的转移;转让者和受让者的角度来讲是权利和义务的转让。总而言之 矿业权法人拥有矿业权的财产经济权;矿业权转让本质上是经济利益和经济风险之间的转让,最终的结果就是转让者和受让者权力和义务之间的转让。

 

2.2个人信息的概念

对于“个人信息”在域外国家中,他们一般使用“个人资料”、“个人数据”、“个人信息”等去解释,比如说德国的《联邦数据保护法》、美国的《信息权法》、《欧洲联盟数据保护指令(95/46号指令)》(以下简称《95/46 号指令》)、我国台湾地区的《电脑处理个人资料保护法》。这些域外国家都使用“个人资料”、“个人数据”、“个人信息”去作为“个人信息”的称谓,在我国也有使用“个人资料”、“个人数据”,去作为“个人信息”的称谓。但近几年学界逐渐的达成共识,比如在我《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2012 年)》(以下简称《2012 网络信息保护决定》)、《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2013年)》(以下简称《2013 电信和互联网保护规定》、《信息安全技术公共及商用服务信息系统个人信息保护指南(2013)》(以下简称《2013 个人信息保护指南》)等相关的法律法规、规范性文件已经对“个人信息”一词进行明确的规定,可见个人信息一词在我国未来的法律中占有这重要的探讨价值。

2.3矿业权流转中涉及个人信息探讨

在今天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在充满竞争的矿业市场中,矿业数据信息,矿业权申请人的信息,买卖双方的信息等对于矿业权流转是非常重要的,应该得到响应的法律保护。但是,目前在我国关于矿业权流转中涉及个人信息泄露的研究是非常稀少的。尽管我国颁布了相关法律、法规文件来针对矿业权流转过程中所涉及的个人信息保密问题做了许多规定。但是在实际过程中还是出现了个人信息泄露的情况。法律、法规、规章等文件在今天高速发展的经济时代背景下具有原则性,而却在实践过程中也没有具体的实施细则给以规范,所以在实践过程中的许多关于个人信息保密问题并没有得到实际的解决。在我国许多省市都已经建立了矿业权交易中心,全国性的交易平台能够规范的管理交易人的信息,但是由于我国并没有形成一个具有全国性的矿业权交易平。因此,这造成矿业权交易信息严重泄露。

第一点,在地质资料的汇交环节可以借鉴证券市场信息披露的相关规定,采取强制性披露、临时性披露等措施来完善相关法律责任和相关规定,并且要追究不汇交地质资料,或汇交的资料有重大瑕疵的法律责任。当然了,建立一个完整的,准确的高效的信息系统,只依靠矿权人是不行的,还必须要给这些信息资料源头的主体规定不同的义务。

第二点,政府在公开矿业权信息时,要在矿业权良好的基础上联合各个矿业主管部门建立一个专门的矿业权信息平台,将己经出让的探矿权采矿权和尚未出让的探矿权采矿权等信息同步进行发布,并且要不断的更新矿业权出让及转让信息,还要把采矿的资质单位的详细信息也要记录好,并进行全国范围联网,最终形成全国范围的信息招标网,在举办矿业权的招标,拍卖或者是挂牌等活动时,该平台也要同步更新结果,以此来增加矿业权流转的透明度、公平性和公开性。这个信息平台一方面可以了解全国范围内的矿业权流转信息,对市场可以宏观调控防止出现市场失灵,进而引发混乱;另一方面,可以逐步正规矿业权市场。矿业权信息平台的建立不仅解决了矿地信息量少,范围小的问题,而且可以随时了解相关的矿业信息,为矿业单位进行公平竞争创造了条件。

第三点,逐渐建立和完善探矿权采矿权信息库,将全国的探矿、采矿单位以及探矿权人和采矿权人,已经出让的探矿权采矿权,尚未出让的探矿权采矿权信息进行公布,定期发布信息,进一步促进探矿权采矿权市场良性发展。

                                     3大数据背景下个人信息的保密制度与存在问题的探讨

3.1大数据:

大数据(big data),指无法在一定时间范围内用常规软件工具进行捕捉、管理和处理的数据集合,是需要新处理模式才能具有更强的决策力、洞察发现力和流程优化能力的海量、高增长率和多样化的信息资产。 

对于大数据的特征在学者们的探讨中比较有共识的有三点:第一是规模性、第二是多样性、第三是高速性。除此之外国际数据公司中,他们还提出了大数据的4V的特征,就是在原来3V特征的基础上在纳入价值性这一特性大数据的特征主要表现在一下几个方面:

(1)数据量:大数据的数据规模是非常巨大的,数据是 PB或ZB级出现的

(2)数据具有多样性:大数据的数据来源是全面的并且这些数据具有不同的特征其中包含有半结构化以及非结构化数据;

(3)数据速率高:在大数据中,不仅是是数据的流动快,数据的传播也十分快而且流式的特征出现

(4)数据价值虽然在大数据中数据的价值是巨大的,但要想从中提取的价值密度的话这是很难完成的,因为它比较稀疏

 

3.2保密制度:

保密制度是指一个国家、单位或团队在从事经营管理活动中,根据活动内容的不同,将不对外公开的信息资料及内容进行保密而制定的法律、法规,从而制约相关人员共同遵守的保密规则或行为规范。保密制度作为保密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确保保密工作顺利进行的保障。我国颁布了《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保守国家机密暂行条例》1951年这是进行我国保密立法工作的重要第一步它成功的为保密制度体系的建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此后我国在1989年颁布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在此之后,保密工作被正式的纳入了“依法治密”的运行轨道之中我国国家保密局根据《保密法》有关法律规定制定了《保密法实施办法》等配套的法律法规有十几套,中央机关全国各省市也相继出台了相应的行政规章100多项1997年根据时代变化的要求中共中央在《关于加强新形势下保密工作的决定》中第一次提出我国要加强保密管理和发展保密技术的重要内容随后在国家的一些地方和部门中,他们在实际工作中编制了有关秘密重要事项目来完善地方关于国家秘密的相关文件其中他们制定了秘密级别的审核、如何完善保密制度责任追究等一系列保密相关联的制度,他们不仅制定了相关法规和法律文件,还将保密工作细化到了岗位中来在岗位中规范了我国的保密行为,为提高保密工作的积极性提供了坚实的保障。在地方制度的相关法律文件、法规及规章制度涵盖了经济、政治、科技、卫生方面全方位的保密管理制度完善了我国地方的保密法律体系,我国在全国有效的进行保密工作提供了充实的制度依据。

 

3.3大数据时代个人信息保密制度存在问题的探讨:

大数据背景下,互联网资源共享,数据流通,个人信息的传输周期减短,不法分子获取信息更加容易,比如说通过“撞库”等手段更容易造成信息侵权事件的发生。事情的发展总会有利有弊,大数据时代人们的生活更加便捷,自然地对于自己的信息就会难以顾及,也就给不法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当前信息侵权造成的严重后果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形:

 第一个是没有被主体人授权就收集,侵犯信息主体的知情权和选择权。大数据时代实施数据共享,数据价值挖掘已成常态,当获得更多的利益的时候,就会形成一种经济产业链。当然了,未经授权的信息在收集过程中低成本的付出与高收入的回报很自然的会受到人们的追捧,公民的信息就会暴漏在网络环境之下。此时的信息侵害性质已经变化,对于信息保护的处理方式也就不是那么有效,个人信息去权利的主体更加难以保障。 

二是个人信息超出可控范围,不能对信息权利主体进行把控。网络运营商在首次收集个人信息的过程中其目的、用途都是正当的,但是在后期的交易利用就违背了当初的目的,并且信息权利主体不知情。这个与当初对于信息权利主体收集时明确自己信息传输过程以及信息动态相违背。在当前大数据时代下,收集个人信息的技术有特定限制,但是为了其商业价值,信息业者往往会违背原则超出适用范围,尤其是在信息业者不知情的情况下。信息权利主体无形中被侵害。

三是黑客攻击与数据贩卖产业链存在,使得权利主体难以获取应有的信息利益。大数据时代下,黑客成为热点人物。它们除了搜集一般信息,还会搜集个人敏感信息。因此大规模的数据集成更容易造成黑客攻击。此外低成本与高收益也吸引着黑客以身试法。个侵害者对个人信息进行精确分析,以求能够更好的利用个人信息的数据,实现违法目的。

 

4大数据时代下个人信息法律保护面临的挑战

大数据时代背景下,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便捷,同时也存在着安全隐患。当前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在复杂的环境条件下,更好的去保护个人的信息不被非法窃取。由于互联网平台泄露信息的事件越来越多,人们在享受网络带来好处的同时,更过的是对于安全的担忧。

. 大数据时代的信息对个人信息的法律保护产生极大的困扰

目前《民法总则》第 111 条中对与个人的信息进行了法律规范,保护了公民的个人信息,如果个人信息受到侵害,那么则可以定性为侵权。我国的《网络安全法》中第 40 条、第 41 条、第 42条中也涉及了个人信息的保护规定。其中对于网络运营商进行严格规定,采取必要的手段对个人信息进行保护,防止信息的泄露。个人信息在《侵权责任法》中有明确规定,我国公民的信息也得到法律保护,但是对于网络信息的侵权有一定的滞后性。相比较发达国家而言,美国则通过立法和行业协会的方式来保护个人信息。

二.个人信息权的监管问题

 当前对于个人信息的监督管理没有专门的机构,只是在电信和互联网行业有所涉及。个人信息带来的商业价值也给掌握个人信息的政府工作人员提供了违法犯罪的机会。我国在 2013年实施了信息安全技术公共及商用服务信息系统个人信息保护指南》,但是缺乏约束力、强制力,仅仅依靠行业自主并不能够有效对个人信息进行保护。

三.行业现状

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大数据的收集不仅仅源于基本用途,更多的是对它的二次利用。网络运营商在首次使用时会征得注册用户的同意,但是在二次利用时往往会把这个过程忽略。虽然我国2002年公布了《中国互联网行业自律公约》,但是其执行力较弱,没有明确的处罚力度和管理规定,所以说违法现象普遍存在。

 

5大数据时代下外国家对个人信息保护的规定启示

(一)欧盟关于个人信息的保护规定 

自从欧盟成立以来最典型的体现就是对于统一立法模式所作出的努力。欧盟第一个发布关于个人信息(个人数据)方面的规范95/46 号指令》,最初其来源于《保护自动化处理个人数据公约(1985)》,《95/46 号指令》是世界上第一个将个人信息进行区分保护,并且将个人信息与个人信息规定于同一部法律中。95/46 号指令》的颁发主要出于两个目的:一是保护个体的基本权利与自由,也就是前面所说的人格尊严与人权保障;二是保证成员国之间的数据自由流通,即前面所说的信息自由流通。这个指令对信息业者(数据控制者)的义务规范、信息权利主体的权利保障方面进行了规定,值得我们去研究。 对于信息业者(数据控制者)的义务规范主要包括四方面的研究:一是合法化规范。我们在收集、存储、使用个人信息的时候,必须按照法律的规定、遵照法定程序,并且要征得信息权利主体的明确同意,在考虑个人信息的同时我们要履行好必要的法定义务、维护好信息权利主体的切身利益及公共利益限制的需要等。二是信息质量的规范。政府权力部门一般的公司企业在开展收集信息行为的过程中不仅要合法正当而且要在法律的范围内展开。不能盲目收集,更不能违背原则。尤其是不能收集与所从事相关业务无关的信息。三是对信息种类的划分与保护。非指令特殊规定指出指令对个人信息的保护中高于一般信息的保护,没有任何借口任何理由进行泄露指令要求各成员国必须设置专门的机构,这个机构是一个新型的权利机关不受行政、司法的干预。四是信息权利主体对信息业者的知情。信息权利主体对信息业者披露的身份、资格有知情权,这一点好地解决个人信息未经授权而被收集利用问题,对于信息保护的问题在自动化、大数据背景下尤为重要。 在规范信息权利主体的权利保障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一是保障知情权信息权利主体在任何时候都有权利知道自己的信息被收集的原因、范围及用途。二是信息控制权。个人信息的处理行为有严格的规定,主体人有权利拒绝不合适、不恰当的信息行为。三是权利侵害保障规范。当信息权利主体受到侵害时可以要求相应的精神与经济赔偿

(二)美国规定 

美国对于信息保护采取信息+行业规定”的保护模式。美国法对于个人信息的保护主要体现在人格尊严地位,而欧盟更加注重人格尊严的保护,这与其传统价值观有紧密联系。美国对于个人信息的保护主要由公民自律,政府很少干预。美国法采取“《信息权法(1974)》 《金融信息权法(1978)》 《电子通讯信息(1986)》……”的多部门信息信息保护模式。这种法律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限制政府机构对公民信息的收集及利用行为用来解决信息权利和信息的流通带来的冲突。美国政府对于行业自律的形式,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技术性规则指引。计算机网络的快速发展必然会导致个人信息问题的发生解决个人信息泄露的问题主要还是解决计算机网络的发展问题“OPT—OUT”技术就是网络服务者可以在互联网用户不反对情形下,对个人信息进行收集,这恰恰曲解了个人信息收集的默认的规则,为网络服务者侵害受害者权益提供了依据。当“OPT—OUT”技术出现弊端出现后,又出现了新的“OPT—IN ”规则进行指引,这种网络规则要求如果征得互联网用户同意,可以对用户的信息进行收集,但是并没有进行反对然而这两种规则都不能够对个人信息进行有效的保护,因此美国互联网络又在寻求一种新的标准—P3P 指引,使用户能够充分行使选择权。在美国的个人信息保护中提到每一个联盟成员必须执行,违反规则者会被受到处理

(三)新加坡规定 

最近几年,部分学者将这种个人信息的保护模式介绍给韩国、新加坡等国家,我国也在借鉴国外的处理方式。新加坡由于实施“严刑法治”,在颁布《新加坡个人信息保护法(2012)》(以下简称《2012 新加坡信息保护法》)之前新加坡国内个人信息保护现状与我国十分相似,都面临者个人信息、行为规范的挑战。立法者们确定了特有的立法路线,寻找个人信息权的保护与信息业者的义务之间的平衡点,并且由此而制定了2012 新加坡信息保护法》。研究2012 新加坡信息保护法》,可以发现这个保护法对于保护机构、行为规范、刑事处罚都有明确的规定。 2012 新加坡信息保护法》个人信息保护机构(新加坡个人信息保护委员会)定位为司法辅助、技术指导及学术研究三个方面。这种定位的优势就是可以被司法机关确认。这样既能更好的保护信息权利主体的利益,又可以避免司法程序的不确定性与高诉讼成本,同时减轻司法机关的压力而且成立专门机构,能够弥补司法仲裁技术短板。在成立的专门机构的内部为了确保其合理有效性,设置了咨询委员会与管理委员会,咨询委员会主要负责个人信息保护的咨询建议,管理委员会则主要负责一般事务,不涉及专业技术性与法律性事务,从内部设置上确保了个人信息保护的专业化,该法较为完善的保护了个人信息行为。当然了2012 新加坡信息保护法》在刑事处罚上也有独特的一面,该法继承了新加坡法治进程中的“严刑法治”传统,如果信息业者侵害了个人信息,将会受到图形及罚金。这在我国的文件中是很少见的。

(四)对我国的启示 

对比以上地区国家关于个人信息的法律保护规定,我们可以发现,在保障人格尊严、人权、个人信息自由流通方面做的基本一致但是在保护模式和制度实施上有明显的差异这和当地的法律法规有直接关系。目前,我国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律还没有步入正轨,仅仅是汲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验,为我所用。综合分析,统一立法保护模式、专门的个人信息保护机构、行业自律的引导、刑法处罚的补充等对我国个人信息保护是有用的

第一个统一立法模式选择。个人信息保护的“统一立法模式”与“信息行业自律”模式是相对的。欧盟国家采取的这种统一立法模式,是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二决定,采用该模式保护个人信息能够更好的进行指引与规范,对信息权利主体而言具有明确性。而在我国则出现了适用困难,难以适用的问题。从以往的立法惯例来看,凡是涉及到公民的利益的,都是通过立法来制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之后,我国就在着手制定《民法典·民法总则》,可以预想,伴随着《民法典·民法总则》对个人信息权或者是信息权的确认,有了这些法律依据,采用统一立法模式来保护个人信息从而制定专门法律是一种必然趋势 设置个人信息保护机构。通过研究,我们可以发现国外对于信息保护都有专门的机构反观我国的实际情况,未来的个人信息保护专门机构,既要对政府信息泄露事件进行追责,也要对信息业者信息行为加强监管。做好行为的引导通过前面的叙述可知我国各行业都涉及到信息保护制度,但是相对而言矿业权流转中心并没有建立一个专门机构去管理个人信息库。这些信息数据库缺乏全国性,并且这些个人信息遭到严重的披露。我国有关个人信息保护的自律机制还没有形成,虽然行业自律发展已经快三十年但是并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对个人信息的行业保护更是空白,这也决定了我国个人信息保护方面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国正处于市场经济体系的完善期,行业自律也能够加强个人信息的保护,促进市场经济的发展。 刑法保护的补充。2012年新加坡颁布了2012 新加坡信息保护法》其最主要的就是刑罚处罚力度较大,这个与“严刑法治”的传统有关系,我国虽然将个人信息犯罪入刑,但与我国刑法相比我国刑法处罚力度较轻,因此在对信息保护的方面并没有取得较好的效果。所以说有必要对于个人信息犯罪重新修订提高处罚力度,以起到威慑作用。

综合以上分析,研究域外法律保护规定,从微观层面就是体现了信息保护机构、信息侵害后的保障渠道等。宏观层面体现了权利保护、人格尊严、信息自由流通等。这些将都有利于我国个人信息的保护完善。

 

6我国大数据个人信息保密中存在的问题

6.1 没有完整的大数据信息保护法律框架

当前我国对于保护个人信息没有一个完善的保护体系也没有专门的明文规定,再加上大数据传递快,范围广,所以不能够很好的对大数据进行保护。目前多数网站对于信息的保护只是提供一些声明,绝大多数又是空文,更重要的是没有安全承诺。

6.2 民众自我保护意识不够强

一般情况下,公民都是无意识的将自己的信息提供给他人,导致大数据信息权益被侵犯,而在网络信息受到侵犯时又往往不能采取正确的方式保护自己。

6.3 行业管理不规范

由于一部分网络公司过分追求经济利益,再加上对网络行业的监管不力,缺少正规的管理制度,从而导致用户信息泄露。

 

7完善我国大数据个人信息保护的途径

7.1 在矿业权交易中构建大数据个人信息保护体系

保护网络个人信息最优先应考虑的问题构建网络个人信息保护体系。在我国矿业权交易中心建立大数据数据库去保护个人信息并且对这些数据进行规范性的管理,减少信息披露事件的发生,但是要注意保护个人信息必须要坚持国家利益与个人信息利益、商业利益三者之间的平衡。我国的大数据产业处于刚刚起步阶段,保护公民网络个人信息与促进大数据产业的发展很明显会引起不必要的冲突其一如果只是采取简单的立法规范会削弱大数据产业发展的积极性;其二,仅仅依靠行业的自律管理是不能够保证大数据产业的快速发展相反的因为行业自律缺乏实施的措施和手段不断发生大数据信息侵权事件,导致公民失去对大数据行业的信心,大数据产业的发展更加难以前进所以说我们的立法要形成体系才能更好的保护我们的个人信息因此要在矿业权交易中构建大数据个人信息保护体系。

7.2 完善矿业权流转中大数据信息保护法律

中国对大数据信息的保护有法律规定但是在矿业权流转过程中造成的个人信息披露并没有的到完善。诸如在我国《宪法》的第三十八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人格尊严就涉及信息等内容。2013年6月28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出台《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部令第 24 号),涵盖总则、信息收集和使用规范、安全保障措施、监督检查、法律责任等内容。我国2013年2月1日实施了首个个人信息保护国家标准——《信息安全技术公共及商用服务信息系统个人信息保护指南》。以上这些法律条文主要指的是互联网中的个人信息保护,但是缺少矿业权流转过程中造成的个人信息披露。并且最显著的特点只有获得个人信息主体明确授权才可以对个人敏感信息进行收集和利用。矿业权流转缺少全国性的交易平台,即便利用了大数据也会造成信息披露,并且也没有关于矿业权流转中造成信息披露的法律条文的制定,并且个人信息保护的相关法律法规和行业规范之间缺乏相关性部分还有矛盾,因此执法机关在执行时很难标准进行统一从而导致对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的力度不够、可执行性不强、最终效果也不佳。

7.3行业的规范

对网络运营商和服务供应商进行规范,主要包括行业管理,制定规则,规范行业。不仅要防范外在的威胁,还要检查自身的安全,并及时对发现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目前个人信息主要通过网络设备,即设备公司生产、销售的网络硬件设备程序公司研发、出售的软件程序个人或者团体组织使用设备收集网络用户个人信息等途径被泄露。

7.4 加大行政部门在矿业权流转中涉及大数据信息保护的力度

通过使用合理的行政手段来规范大数据行业,矿业权流转包含着出让人与受让人的个人信息,其中存在的权利与义务的关系,因此行政部门应该在特定的环境中进行自我管理,让矿业权流转能过更好的进行,同时更好的保护大数据的信息。第一点就是对大数据进行统一管理,建立专门的管理机构,设立专门的执法管理部门管理大数据。第二点就是改变传统观念,大数据信息保护看作一个新的内容,不仅要维护好网络安全,还要维护好大数据用户的信息第三点就是通过政府机关各级网站和第三方应用相结合,联合建立大数据信息评估系统各级要定期做检查,保证系统长时间安全稳定的运行

7.5 正确引导信息资源的使用创造数据价值

有句俗语说的好:堵不如疏”。在这个大数据时代背景下侵犯个人信息的主要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数据。在矿业权流转过程中会涉及到个人信息问题,如果这些信息的不了完善的保密将会造成交易人信息披露等问题,给交易人带来影响。因此我们可以借鉴外国的做法,把可以利数据以安全的形式分享出去,在通过政府组织企业发起,从而建立一个个人数据采集、应用、开发及交易平台,把这些可利用的数据加以创新将来,我们还能以市场化的运作方式建立一个大数据库,每个公民在一定的授权范围内都可以对这个大数据进行收集和利用进一步开发更多的服务增加个人数据的价值。这样也会给矿业企业创造数据价值,这些数据数据价值也能够解决我国矿业权流转中涉及到个人信息保密的问题。

  

 结论

矿业权流转法律制度是矿业权法律制度的重要核心部分。在我国改革开放之前的时间里,矿业权的转让是禁止的,但是由于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实行对外开放程度的不断加大,研究矿业权流转法律制度来越具有充分的理论思想和现实意义。但是在我国矿业权流转制度中个人信息的大数据的保密问题也显现出来。这些年来,社交网络、电子商务与移动通信是结合在一起把当今社会带入到了一个充满信息化的大数据时代。信息资源的开发和利用成为社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之一,但同时,也很大程度上的影响了人们的生活,还有个人信息的安全和保密也将面临的巨大的挑战和威胁。

如今保密制度作为我国保密文化中的重要部分,它是保证保密工作成功进行的关键。而我们在矿业权流转过程中涉及的个人信息的问题,归根到底于我国保密制度的相对不完善以及我国目前关于个人信息权的立法制度尚处于空白状态,还有行政监管及行业方面的约束力远远不够,所以我国应加强对个人信息权的重视,应抓紧完善相关立法制度,健全行政监管,加强行业自律,同时提高个人的保护意识,使我国矿业权流转中涉及到的个人的信息的大数据的保密制度越发完善。

 

  

参考文献

1】施乐实验室的首席技术官 Mark Weiser 1991 年首次提出“泛在计算” 或“U-计算”(ubiquitous computing)的概念。Weiser M. The computer for 21st centuryJ].Scientific American1991265(3): 94-104.其后韩国、日本将将由智能网络、计算技术及其他领先的数字技术基础设施武装而成的技术社会形态称为泛在网络。泛在网能够实现在任何时间(anytime)、任何地点 ( anywhere)、任何人(anyone)、任何物( anything) 都能顺畅地通信,都能通过合适的终端设备与网络进行连接,获得前摄性、个性化的信息服务。张平、苗杰、胡铮、田辉《泛在网络研究综述》,《北京邮电大学学报》2010 年第 5 期,第 2 页。

2黄忠全,施国庆.矿业权流转制度的现状、问题及其对策研究[J].《商情》.2014年第19期

3】 郎庆斌、孙毅、杨莉:《个人信息保护概论》,人民出版社 2008 年版,第 15 页。

4】周汉华:《〈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信息保护法(专家建议稿)及立法研究报告》,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

5高志明:《个人信息保护中的自律与监督》,《东亚公共行政改革国际研讨会论文集》2012 年 9 月15 日,第 247 页。

6】马治国、张磊:《新加坡个人信息保护的立法模式及对中国的启示》,《上海交通大学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 年第 5 期,第 92-93 页。

7】信息业者即从事个人信息收集、处理、存储、传输和利用等相关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张新宝:《从隐私到个人信息:利益再衡量的理论与制度安排》,《中国法学》2015 年第 3 期,第 39

页。也有学者使用信息管理者、信息利用人,齐爱民:《个人信息保护法研究》,《河北法学》2008年第 4 期,第 19 页;李仪:《个人信息保护的价值困境与应对——以调和人格尊严与信息自由冲突为视角》,《河北法学》2013 年第 2 期,第 4 页。《信息安全技术公共及商用服务信息系统个人信息保护指南(2013 年)》则使用信息管理者与信息获得者的概念。

8齐爱民:《拯救信息社会中的人格——个人信息保护法总论》,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9 年 1 月版,第 252 页。

9】[英]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肯尼思•库克耶.盛杨燕、周涛译:《大数据时代:生活、工作与思维的大变革》,浙江人民出版社 2013 年版。

10】胡忠望、刘卫东:《Cookie 应用与个人信息安全研究》,《计算机应用于软件》2007年第3期

11】张平、苗杰、胡铮、田辉:《泛在网络研究综述》,《北京邮电大学学报》2010年第5期。

12】王少辉、印后杰:《云计算环境下个人信息保护问题的思考》,《电子政务》2014年第2期。

13】于莹、石浩男:《Cookie 跟踪中的隐私权保护——美国经验与中国选择》,《求是杂志》2015 年第 1 期。

14】马治国、张磊:《新加坡个人信息保护的立法模式及对中国的启示》,《上海交通大学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 年第 5 期。

15】李国杰,程学旗 .大数据研究:未来科技及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战略领域———大数据的研究现状与科学思考[J].中国科学院院刊2012( 6): 647-657.

16】《矿业权出让转让管理暂行规定》,2000 年 1 月

17】地质矿产部矿产开发管理局编.《<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实施细则>条文解释》,地质出版社,1995.

18】刘欣.物权法背景下的矿业权法律制度探析[D].中国人民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8.9.

19】周攀,杨阳.国内外矿业权流转制度比较研究[J].矿业快报,2008(4)

20】李晓峰.中国矿业法律制度与操作实务[M].法律出版社,2007.

21】」欧阳杉、甘开鹏《对完善我国矿业权转让法律制度的思考》,载《长江大学学报》2007年第2期

22 国土资发 242 号《矿业权交易规则(试行)》,2011 年

23】聂辰席:《公开与保密的平衡——美国政务公开立法对我国的启示》,载《北京行政学院学报》2005 年第 6 期。

24】周汉华:《<保守国家秘密法>修改述评》,载《法学家》2010 年第 3 期。

25】孙宝云:《浅析美国国家秘密标志的规范管理及对国内的启示》,载《保密工作》2011 年第 6 期。

26】林广华:《荷兰、法国、英国保密法制建设的经验与启示》,载《中国发展观察》2010年第 2 期。

27】段俊章. 加强新形势下保密工作维护国家信息安全 [N]. 黑龙江日报,2007-11-30.

28Michael W Hunt,Mining Law in Western Australia,4thedn,the Federal Press,2009,p 139.

29DOU W,ZHANG X,LIU J,et al. Hire Some-II: towards pri-vacy-aware cross-cloud service composition for big data applica-tions [J]. Parallel & Distributed Systems IEEE Transactionson,2015,26 ( 2) : 455-466.

30The  President  Executive  Order  13526 一 Classified  National  Security Information[J].Federal Register,2010,(5).转引自孙宝云:《国家秘密:中美两国的不同界定及制度背景分析》,载《内蒙古社会科学》,2011 年第 2 期。

31F.H.Lawson,B.Rudden.The Law ofProperty[J].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2,30.

32Ronald Coase, The Problem of Social Cost[J].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1960,10:38-40.

33SEDIGHI M. Interdisciplinary relations in some high-priority fields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n analytical study [J]. Li-brary Review,2013,62 ( 6 /7) : 407-419.

34LIU Y,ROUSSEAU R. Knowledge diffusion through publica-tions and citations: a case study using ESI -fields as unit of dif-fusion [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 Technology,2010,61 ( 2) : 340-351.

35Philip Weinberg,Kevin A.Reilly.Understanding Environmental Law[M].Matthew Bender Company Incorporated,2000 Reprint.

 

                                      (本文荣获“国际矿业大数据应用制度研讨会”征文优秀奖)

来源: 矿研会秘书处    作者:吴婷婷、易守洁、王瑜、夏元芳    责任编辑:莫婷婷 张苏男   共浏览 1780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
 
Copyright 2012 版权所有 贵州省法学会矿产资源法学研究会   贵州贵达律师事务所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黔灵山路世纪金源国际财富中心A栋14层  垂询热线:0851-85950369  网站备案:黔ICP备10200913号-1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0851-85706777